當前位置:首頁 > 在線服務 > 文明網校 > 網上課堂

古碑石刻可以自行拓印嗎?

來源:北京晚報

時間:2019-10-22

江蘇丹陽南朝石刻 寒鯤 攝

  近日,一群大學生在未向當地文物部門申請的情況下,非法拓印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朝齊梁時期帝王陵墓石刻群。該行為被游客拍攝視頻上傳網絡后,引發廣泛關注。為什么非法拓印會對石刻文物造成損壞?石刻文物的價值究竟有多大?這就要從中國古代石刻技藝的發展說起……

  中國古代的石刻藝術作品,大體上經歷了先秦時代的萌發、兩漢時代的粗獷、魏晉南北朝時代的發展、唐宋時代的成熟以及元明清時代的高度成熟等五個發展階段。這五個階段的演進既是華夏文化演進之反映,也是石刻工具與工藝不斷進步之反映。

  遠古時代(石器時代)的文物主要以陶器、玉器、石器為主,受限于當時的金屬冶煉技術基本上尚未起步,石器與玉器的加工,都只能靠硬度更高的石器,所以這個時期的石制文物也就多為打制、磨制,少有雕刻。遠古石刻也便只能通過用更硬的石頭采用鉆、磨、砸、磕的方法來進行簡單的石刻加工,工藝雖然簡單,卻也能讓我們感受到遠古人對美的初步追求。

  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夏商周時期逐步掌握了自中西亞傳來的青銅冶煉技術并日臻成熟,石刻藝術與玉雕藝術一道因為青銅工具的引入而得到飛躍式的改善,安陽殷墟M1001(疑似武丁墓)、M5(婦好墓)出土的漢白玉石刻、河北靈壽中山國遺址出土的石雕作品以及秦始皇刻石便是這一時期石刻文物的代表作,它們的紋飾基本上與青銅器、玉器上的紋飾相仿佛,且不排除是用青銅器甚至鐵制工具雕刻而成的可能。

  戰國后期到西漢初期,鐵技術成熟,鐵質工具的出現極大地推動了石刻藝術的發展,石刻文物也便豐富了起來,并且形成了陵墓石刻、宗教石刻、建筑石刻三大門類。兩漢時期的石刻文物遺存以陜西霍去病墓石雕、南陽呂梁等地畫像磚石刻、登封三闕、四川漢闕、山東武梁祠石刻以及漢代大墓出土石雕文物等為代表,造型拙樸夸張卻又氣勢雄渾,寫意性遠超寫實性。

  魏晉南北朝時期的石刻藝術,一方面繼承了漢代石刻的雄渾古拙,一方面又受到佛教造像的影響,逐步吸收了古印度地區受到古希臘影響的犍陀羅、馬圖拉、薩爾納特等地的造像風格,醞釀出了南北朝時期以石窟寺佛造像、南朝帝陵石刻、北朝墓葬石刻等文物類型為代表的飄逸靈動且兼具絲路、佛教影響的全新風貌。

  隋唐遼宋的石刻藝術,上承兩漢魏晉南北朝,下啟金元明清,集前一階段石刻風貌之大成,也是令后一階段不斷模仿卻難以趕超的高峰。隋朝石刻尚有北朝余韻,唐朝石刻勝在圓潤飽滿,遼朝石刻兼具唐代余韻且摻入了幾分草原族群的開闊感,宋朝石刻則勝在圓覺靈韻。隋唐石刻以帝陵陵前石刻、佛教石窟造像為主,遼朝石刻則以墓葬出土文物為主,宋朝石刻以四川大足安岳地區石窟造像、鞏義宋陵造像以及寧波南宋石刻最為出眾。

  金元明清時期的石刻文物遺存,在數量上最為豐富、在技法上最為成熟,但氣韻卻不如南北朝隋唐遼宋時期那般圓潤、靈動與飄逸,反而越發以紋飾之繁復與工藝之復雜為重,既是技藝與工具進步所致,也是時代風貌之不同的反映。

  在我國現存的前述歷代石刻文物中,最有歷史價值、藝術價值的部分正是歷代工匠在石頭表面刻下的各種紋飾與文字,這些紋飾與文字與石刻的整體造型共同組合成不同的時代風貌,正是今人得以了解中國古代藝術流變過程的渠道,其中古碑更有助于歷代文人研習書法藝術精髓。因此,拓印石刻文物也就成了一項流傳已久的傳統技藝。

  拓印古碑石刻,是一項頗具難度的工作。石質雖然遠比紙質、陶質、瓷質、絲質堅硬,但也經不住千百年間風霜雨雪的“摧殘”——越是久遠的石刻文物,越會發酥發軟、并出現各種細小裂紋。如若石刻所在地區有過酸雨等環境問題,則更會對表面造成永久性的腐蝕傷害,使其布滿文字或紋飾的表面越發脆弱。在如此脆弱的表面進行錘拓,顯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因此,中國國家文物局在2011年便頒布了《文物復制拓印管理辦法》,對拓印有了明確限制。該辦法第五條明確規定:

  復制、拓印文物,不得對文物造成損害。

  未依法區分等級的文物不得復制、拓印。因文物保存狀況和文物本體特點不適宜復制、拓印的,不得復制、拓印。

  為科學研究、陳列展覽需要拓印文物的,元代及元代以前的,應當翻刻副版拓印;元代以后的,可以使用文物原件拓印。在文物原件上拓印的,禁止使用尖硬器具捶打。

  批量制作文物復制品、拓片,不得使用文物原件。

  至于元及元以前石刻文物,更是國家明令禁止拓印的。這些石刻文物最少也有700年的壽命,最多可達四五千年,當初再堅硬的石材,也經不住成百上千年的風水侵蝕、地震影響、堿化生苔、人為破壞,多少都有酥軟脆化、裂縫起甲、粉化砂化的傾向,哪里經得起錘拓?若是盜拓者自身拓印技術不過關,下手過重、透墨染石,即便所拓石質較為堅硬、年代較近,也會對石刻文物造成嚴重傷害。

  因此,沒有受過專業拓印培訓的業余人員是不能隨意拓印古碑石刻的。對于接受過有關專業學術機構、文物收藏機構、文物管理機構的專業拓印培訓人員來說,也首先需要按照《文物復制拓印管理辦法》第七條的規定看看所在單位有沒有依法取得相應等級的資質證書,若有才能按照《文物復制拓印管理辦法》第八條的規定履行審批手續,在獲得文物部門批準后,方可以單位名義進行拓印。

  只有資質證書的認證與審批程序的認可,才能保證有經驗的拓印單位以更為專業負責的態度去調研石刻狀態、研討拓印方案,合理組織善于拓印的專業人士開展科學拓印。(寒鯤)

原文鏈接:http://bjwb.bjd.com.cn/html/2019-10/17/content_12423524.htm

(責任編輯:桑愛葉)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红球第6位振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