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今日熱點 > 要聞

首都核心區主次干路架空線入地 胡同更亮堂

來源:北京日報

時間:2019-10-24

完成架空線入地改造的櫻桃斜街里,抬眼可見鴿子飛過藍天。北京日報記者 鄧偉 攝

改造前后的西總布胡同。許曉平 攝

  2019年國慶節,家住西城大柵欄地區的曹秀蘭,終于拍到一組滿意的照片:噴射“彩虹”的大飛機、“70”字樣的璀璨煙花……曬到朋友圈,親友紛紛點贊:皇城根兒下,怎么拍都是大片兒!

  曹秀蘭深知這景兒可得來不易。就在兩年前,站在胡同里往上看,處處有橫七豎八的架空線遮擋視線,再好的拍照技術,也難拍出一張完美的照片。如今,架空線入地,胡同更亮堂,才有這么開闊的視野。

  不止大柵欄地區,整個首都核心區的胡同也都變亮堂了。數據顯示,北京已完成137條道路129公里電力、375條道路225公里路燈、20條道路21公里電車線、1509條道路372公里通信架空線入地。截至目前,首都核心區主次干路已基本實現架空線入地。

  三年拔了1.3萬余根線桿

  曾幾何時,如蜘蛛網般密布的架空線,是人們對背街小巷的標志性記憶之一。

  “我家有兩個臥室,窗外是兩根電線桿子和亂七八糟的線,間隔也就一米多。”住在西城區東南園小區的米琛,多年來都被這樣的情景所困擾,“別提臨窗眺望了,屋里采光都不理想。”

  這些都是什么線?“電話線、電力線、網線、有線電視線……各種各樣的架空線。”今年66歲的米琛記得,改革開放后,這一根根線,讓胡同里的居民打上了電話、看上了電視、用上了網絡。但日積月累,它們橫七豎八地懸在胡同上空,也帶來種種不便。

  不光是煞風景,也存在安全隱患。胡同空間逼仄,幾年前,在架空線上纏晾衣繩,晾衣服、曬被子的現象比比皆是。身為西城區志愿者的米琛,每次和社區主任在胡同里巡查,都能發現兩三起這樣的例子。

  為“蜘蛛網”所苦的不僅是西城區,整個北京都如此。據統計,全市城六區道路總長度為4000公里,而把道路上空或建筑物之間的信息傳輸線纜、電車供電饋線線纜、城市道路照明供電線纜等連接在一起,總長度超過6萬公里,是道路總長度的15倍!

  隨著城市發展,把凌亂無序的架空線“請入”地下,早已成為共識。2011年9月,北京曾頒布實施《北京市架空線管理若干規定》,提出在“十二五”期間,完成五環內主次干道架空線入地的目標。但推進工作之難、協調難度之大遠遠超出了預期,效果不甚理想。

  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北京時指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才是北京城市規劃建設的“牛鼻子”。他多次強調,“城市管理應該像繡花一樣精細。”北京全市上下統一思想,充分認識到,只有減掉不必要的負重,在疏解整治的同時努力提升城市環境,提高管理水平,才能實現更加健康有序的發展。

  此后,《首都核心區背街小巷環境整治提升三年(2017-2019年)行動方案》發布,市委市政府下定決心,要以繡花般的精細功夫,完成核心城區1674條背街小巷的環境整治提升。首都核心區的“架空線入地大會戰”,也由此打響。

  啟動當年,北京在首都核心區范圍內完成了58條道路的架空線入地改造,整體工作量是“十二五”期間全部工作量的5倍。截至目前,北京已完成137條道路129公里電力、375條道路225公里路燈、20條道路21公里電車饋線、1509條道路372公里通信架空線入地,拔除線桿1.3萬余根。

  此外,為高效利用城市有限的空間資源,核心區也在同步試點把通信桿、信號桿等“多桿合一”、電力箱體“隱形化、小型化、景觀化”治理。

  目前,雍和宮大街從北端一直到簋街的“多桿合一”試點已經完畢,233根桿體整合減量為79根。據了解,2020年“多桿合一”計劃繼續南延至東單,未來一直延伸到天壇,崇雍大街將成為北京的一條樣板街。

  審批時間由一年半減到三個月

  架空線入地,看起來只是將纜線埋入地下,但背后卻錯綜復雜。它包含城市規劃、工程設計、施工管理和運行維護等多個環節,需要平衡安全性、合理性和經濟性等方方面面的訴求。有人比喻,“它就像在跳動的心臟上做手術一樣”。

  手續辦理是前提和保障。架空線入地工程的審批,涉及發改、規劃、住建、交通路政、交管等眾多單位部門。“有20余類1200余項審批手續。”北京市架空線入地辦工程部部長郭夯算過一筆賬,“各個單位部門都有相關的辦理程序與時限要求。辦理一條路的前期手續,走完所有流程,可能需要一年半的時間。”

  如此繁雜的審批流程,若加上權責交界地、條塊分割處相互推諉,工程何時開展將是無法預期的。所以,推進架空線入地,必須先打破“九龍治水”的局面。

  2017年,北京為架空線入地工程全面提速建立了“綠色通道”。核心區電力架空線入地工程全部納入“一會三函”政策。“一會”是指市政府召開會議集體審議決策;“三函”是指前期工作函、設計方案審查意見、施工登記函等三份文件。項目單位只要取得“一會三函”手續,并辦理路政、交管、水務、橋梁等手續后,即可開工建設,其他各項法定審批手續可在竣工驗收前完成。

  “通過‘一會三函’,審批時間壓縮到只需要三四個月的時間。”郭夯介紹,“我們成立了架空線入地工程審批工作服務組。各審批單位給予大力支持,安排專人專項負責,并按照聯審聯辦機制,加快前期手續辦理。工作人員從傳統的‘坐等報件’,到現在的‘上門服務’,前期手續‘串行’變‘并行’,手續辦理提速非常明顯。”

  前期審批時間縮短了,但空中“蜘蛛網”并非一日“織”成,治理路上的“絆腳石”接連不斷。

  “一根電線桿上,少則幾十條,多則四五百條。”面對紛亂如麻的線纜,東城區“百街千巷”環境整治提升工作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王濤也很苦惱,“胡同里沒有物業,長久以來,架空線都處于失管狀態。一些小運營商半夜里騎自行車進胡同,半小時就能架起一根線纜,很難管得住。”

  但千頭萬緒,只能耐著性子,順著“線頭”往下捯。2017年4月,東城區成立“百街千巷”環境整治提升工作指揮部。區委書記、區長擔任總指揮,區常務副區長、副區長任指揮,抽調精干力量組成架空線入地梳理工作組。

  “一開始,我們按著‘誰家孩子誰家抱’的原則,跟街道辦事處、社區居委會一起,準備先把各家的權責都捋清楚了。”但讓他們措手不及的是,“有的運營商說線纜不能動,‘可以動’的運營商又表示線纜管道‘只租不賣’或者‘只賣不租’,各家標準不一,到最后根本不知道從何處下手了。”王濤說。

  然而,要提升城市環境,不得不拿出“螞蟻啃硬骨頭”的毅力。

  “我們把電力、路燈、電車、各通信運營商等召集在一起,開了無數次綜合調度會。還專門建立了一個微信群,把各部門相關負責人聚在一起,隨時隨地接收、反饋意見,協調溝通。”王濤給記者算了算,“百千辦”用了四個月時間把各家權責捋清楚后,才終于挖了第一鍬土。

  預制式施工新工藝壓縮八成工期

  首都核心區是集老城區、文保區、商業區等“多重身份”于一體的地段,歷史文化保護難題、城市管理難題和民生難題,往往相互交織。

  胡同道路“開膛”,堪比在“螺螄殼里做道場”。不同時期埋設的各種管線,早已把幾米寬的空間擠得滿滿當當,要想加入新的管線,只能“見縫插針”。

  王濤介紹,在架空線入地之前,先要對胡同進行一番“CT掃描”。工人們用儀器在胡同中進行物探,摸清地底下已經鋪設好的管道都在什么位置。比如燃氣管線在哪兒,電力管線在哪兒,施工的時候,遇到有管線的地方,都要小心翼翼地繞開。

  即便是格外小心,也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問題。2018年3月,在景山東社區施工時,嵩祝院西巷的王奶奶遭遇了污水管被壓壞的麻煩。“污水流不出去,就往地下面滲,我們屋里那個地面呀都返潮。”年逾九十的王奶奶很是無奈,找社區書記聯系上了架空線項目的代建負責人。

  “我們趕忙聯系了排水公司,找工人掘開一看,才知道這處是老院子,本就沒有與市政管線連接的下水管。眼前這管子是很久之前老奶奶找人給加的,早就超期服役了,七扭八歪、破得沒樣子。來來往往的工人物料再這么一壓,很容易就壞。”于是,代建負責人叫來施工單位用了一下午時間,給她家更換了不銹鋼下水管,安裝濾網,又重新鋪裝了透水磚。

  施工方接受著種種挑戰。時間上,除去汛期、中高考、大氣污染應急響應等,一年滿打滿算,有效施工時間平均在120天左右,施工人員不得不爭分奪秒搶工時。

  為了減少對交通和居民的影響,施工時間又集中在晚間至凌晨五點。“比如,埋入地下的光纖,其熔接工作本身對光線、溫度等條件,都有很高要求,夜里施工更增加了難度。”聯通公司技術人員介紹,細如發絲的光纖,通常用不同顏色區別纖序,每根細線對應一個用戶。夜里看不清楚、弄錯一根,很可能影響其他家庭的正常使用。

  挖開槽的路面,白天依然能夠順利通行車輛。郭夯向記者解釋,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在上面鋪設鋼板。“一整塊鋼板的重量是1.6噸左右,過去靠叉車運輸,難免發出叮叮咣咣的磕碰聲,大半夜擾民嚴重。而這次應用了碼頭吊裝集裝箱的永磁起重器,不僅運輸起來悄無聲息,還能節省一大半時間。”

  在部分具備條件的道路,架空線入地工程應用了預制式施工新工藝。“以前都是在基坑現場用鋼筋綁扎混凝土澆筑,現在就像拼裝樂高玩具一樣,將提前生產好的電力井模塊運到現場拼裝,直接吊裝入位就行了,施工周期能因此壓縮八成。”郭夯說。

  為了提速增效,三維化設計、標準化圍擋、隱形景觀化設計、水炮降塵……各式各樣的新技術和高科技設備,紛紛應用在架空線入地工程中。

  全年“日巡查、周統計、月通報”

  三年來,一條條胡同、一張張“蜘蛛網”漸漸被清除,老胡同的天空慢慢亮堂起來。

  但治理城市病,很難一勞永逸,架空線入地亦是如此。王濤向記者舉例,北新橋頭條在2018年就進行了架空線入地。2019年5月,運管中心的巡查人員在巡查的過程中發現,在北新橋頭條,有運營商竟然把線纜掛在強電的電線桿上。“真的非常危險。我們的專業隊伍立即組織各運營商開現場會,對線纜進行現場指認和應急處理。最后用了兩周左右的時間,把復掛的線纜全部清除。”

  王濤口中的“專業隊伍”,是2018年3月,東城區成立的一支巡查隊,由18個人組成。每天,他們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在東城區的每條街巷里進行巡查。如果發現電線低垂、復掛線纜、附屬設施破損等問題,會及時聯系相關負責人處理,并拍照、記入臺賬、上傳到工作平臺。目前,已形成“日巡查、周統計、月通報”的長效管理機制。

  此外,東城區還成立了“運管中心”,對通信設施的新建、改造、管理等全程跟蹤。每一條支路胡同從初始狀態、施工過程、清線拔桿、路面恢復到最后整體驗收、各方簽字等形成一套獨立檔案,進行統一管理。各運營商不僅要承擔維護用戶的職責,還要承擔完善設施臺賬、增量報備、修復消隱等職責,形成政企聯動、齊抓共管的創新機制。

  截至目前,東城區專項行動指揮部與通信設施權屬單位,已建成網格案件處置三級體系。即“專項行動指揮部二級平臺”派發,“運管中心”分類協調,“各權屬單位”處置反饋,使架空線從“無序增長”變為“有序管理”。

  城市治理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核心區架空線入地工程,是北京城市精細化管理的一個縮影。形成長效管理機制,才能讓北京的天空更澄凈、城市更安全。

原文鏈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9-10/24/content_12424757.htm

(責任編輯:桑愛葉)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红球第6位振幅